你的購物車是空的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{{ item.unit_point }} 點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 書評 
 專訪 
 金宇澄 
 約翰哈威 
 李仁毅 
 李娟 
 路內 
 高銀 

金宇澄《繁花》選摘:蟋蟀再勇敢,鬥到最後還是要死的,人也一樣

  阿寶十歲,鄰居蓓蒂六歲。兩個人從假三層爬上屋頂,瓦片溫熱,眼裡是半個盧灣區,前面香山路,東面復興公園,東面偏北,看見祖父獨幢洋房一角,西面後方,皋蘭路尼古拉斯東正教堂,三十年代俄僑建立,據說是紀念蘇維埃處決的沙皇…<繼續閱讀>

一條前往神宮參拜的道路,為何成為精品名牌街?你可能不知道的東京潮人地圖物語

  在參道行走時得要注意,參道正中央是專門留給神明走的,還有個專有名詞叫做「正中」,所以我們要靠參道左右邊走才有禮貌。此外大家或許也會很好奇,除了表參道之外,還有沒有裏參道?…<繼續閱讀>

赤瀨川原平的藝想世界

  芥川賞得主赤瀨川原平在他的隨筆集《哎,吃什麼好呢--空腹少年美食奇想錄》的〈吐司〉一篇裡曾提及,年少時為參加讀賣新聞獨立美展,繪製了一幅塌塌米大小的千圓日幣紙鈔,而借宿學弟家的往事。赤瀨川原平雖然輕描淡寫,但他這幅千圓鈔作品,卻是日本一場現代藝術論戰的導火線。…<繼續閱讀>

白洲正子與她的有緣人生

  白洲次郎有「昭和第一美男子」之稱,學養豐富,英文流利,在二戰結束之後的舊金山和會以特別顧問身份出力甚多,也多次銜首相之命與美、英等國交涉。戰後更擔任貿易廳長官,為日本經濟復甦擘劃新方向。白洲次郎出身富商家庭,熟悉西方文化,據稱是日本第一位穿牛仔褲的人,年近八旬還曾擔任三宅一生的服裝模特兒。<繼續閱讀>

你不知道的「日本聖山」!揭祕富士山「性別面紗」,意外曝光天皇不長命的原因

  說到富士山,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但你知道富士山是男生還是女生嗎?就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富士山吧,但我們得先回到日本的神話時代。<繼續閱讀>

原來活得好好的…澀谷地標「忠犬八公」藏驚人祕密,親眼見銅像揭幕「卻死了兩次」

  等主人等到出名!日本東京澀谷街頭的忠犬八公(忠犬小八)銅像,是當地知名的地標,不僅很多日本人把這裡當作「會面點」,外國觀光客更是把這尊銅像當作必打卡點,每天都十分熱鬧,然而這隻受歡迎的小秋田犬其實是日本著名的「傳奇狗狗」,背後藏有不少祕密。<繼續閱讀>

凌性傑書評-大地真乾淨

  曾經去過新疆阿勒泰的我,讀到《我的阿勒泰》竟然有一種異樣的陌生感。那樣的陌生感其來有自,大抵源於我匆匆停留,僅能管窺眼前風土,無法貼近當地的生活。像我這樣的觀光客,是絕對無法寫出《我的阿勒泰》這種文字的。《我的阿勒泰》是在地生活的證據,是人為萬物之一的絕佳例證。<繼續閱讀>

〈不以詩藝而以詩心、不以技巧而以血淚凝鑄〉高銀詩集《招魂》推薦序──詩人向陽

  高銀的詩,一向和韓國現實社會緊密相依,在《萬人譜》中他為鰥寡孤獨廢疾者說話,頑強抵抗強權者與有力者,宣揚人道與和平精神,並以禪學入詩,表現東方文化的內蘊,這使他的詩看似平易近人卻又意在言外,深沉耐讀。…<繼續閱讀>

曹馭博:野蠻日常中的破碎心靈──讀韓國詩人高銀的〈風箏〉

  讀高銀的詩歌,必須注意人類心靈中那些常常被忽略的「非正常的日常」,所有和氣、寧靜與平常背後,都有一群無法說話的人,甚至是帶著沉默逝去的人。而高銀的詩無疑是為這些人發聲──甚至是自己,藉此側寫野蠻的日常中的細節。<繼續閱讀>

高銀詩集《招魂》選摘:「但是」之歌

  二○一五年十一月一日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本部,舉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立七十周年紀念儀式「詩人高銀的詩歌朗誦會以及音樂家梁邦彥公演」,本詩為當時的主題詩。<繼續閱讀>

〈冷光裡,我凝視著我〉芮尼克探案06《冷光》推薦序──導演盧建彰

  你總是在找吸引你的星球,你總是在找你可以活下來的星球,而那顆星球的大氣組成方式,脆弱如你可以呼吸,可以生存下來,你的骨骼架構,符合這個星球的重力,你的肌肉能夠抗衡,做出合適的活動,你想要找到一顆星球住下來,到時間盡頭。<繼續閱讀>

他的小說,是對話的雜技團,語言的遊樂場──專訪路內《雲中人》

  《雲中人》是一次技術轉向,著力於結構和形式,小說主角不是前兩部作品裡的工廠工人路小路了,而是就讀三流大學的夏小凡,小城裡有拿著鐵鎚的敲頭殺人狂雲裡來霧裡去,調子更陰暗,小說涵納的議題更多,不是要解開殺人的謎,倒先碰到生存的底<繼續閱讀>

從體制內脫逃的翻譯/推理術:李靜宜與她的芮尼克探案系列

   李靜宜翻譯小說的緣起,是有一回她跟遠流出版董事長王榮文聊天,提到自己的心願其實是譯一本推理小說。王榮文當下回應:這有何難呢,多的是小說需要翻譯。<繼續閱讀>

一個女兒的「在」與「不在」──江鵝讀李娟《遙遠的向日葵地》

  書裡說荒說野,我本來當是作家的文學浪漫,末了看見附上的幾張照片,才明白她說人睡在地坑裡、餓極了從溝裡舀泥水煮飯、外婆拿拐杖篤篤敲地不能信種得出東西來,全是白描。<繼續閱讀>

愛寫、愛讀隨筆,也愛三島由紀夫的二三流作品──專訪李長聲《我的日本作家們》

  李長聲旅日多年,被奉為「文化知日第一人」,這回帶著《我的日本作家們》訪台,不藏私,一本書蒐羅近30位作家的人生掌故與文學旨趣。他說起話來,大塊大塊落下,鏗鏘有力。不過一坐定他就誠實招來,原來是剛解決了一壺二鍋頭。…<繼續閱讀>

路內與他的四本小說:一無所有的時代,你什麼都想擁有

  這個眼淚落下的時機其實在小說中是遲了,無論在時間或空間上,路小路愛過的女孩、曾經那麼厭惡過的戴城,已經真正的失去。看路內寫告別之所以動人,是因為他緩著不說,愚人的痛後知後覺、因此更疼。<繼續閱讀>

記李桐豪:一聲不響,譬如梁朝偉──讀金宇澄《我們並不知道》

  不響,是心裡有事,是詞窮,是故作神祕,評論家有千百種文學修辭的理由,但也可能不響的理由就只有一種,迷人的男人從來不廢話,博學而健談是一回事,但健談卻不懂節制,太得意了,梁朝偉也把自己聊成了曾志偉。<繼續閱讀>

為君葉葉起清風──讀邵慧怡《遊蕩的廓線:是說旅行是說人》

  邵慧怡這本書毫無疑問是旅行書寫。好幾年的時間裡,她像個幽靈,有時隻身,有時結伴,在歐洲徘徊遊蕩。她隨身攜帶筆記本,一有空閒,就塗塗寫寫。新世紀裡,這樣的台灣年輕人不少,出版的作品也不少。<繼續閱讀>

春天的距離──讀李娟《記一忘三二》

  李娟的文字之所以耐讀,在於她並非只是藉由搞笑風格取悅讀者,此種「笑看人生」的態度,既不是強顏歡笑,卻也並非源於性格大而化之,於是彷彿什麼困難都能輕鬆以對。恰好相反的是,細讀李娟,你會發現她心思之細,旁人可能會視為「雞毛蒜皮」之事,都能糾結她許久<繼續閱讀>

天地不仁,各安天命──讀路內《慈悲》

  流浪生涯未必都如意,打工、換工常時苦悶。路內的排遣方式除了上街晃盪,看這看那看人打架,最主要的還是閱讀,讀小說讀詩讀散文,借別人的人生忘卻自己的人生,暫時都好。看多了他也寫,甚至20幾歲時就塗塗抹抹出10萬字的小說稿。然後,搬個家便不見了。<繼續閱讀>

風暴過後得綻繁華──讀金宇澄《我們並不知道》的多重樂趣

  即使你從未讀過《繁花》,照樣要為金宇澄的文字魅力而傾倒。或許編輯認真當久,看多推敲多他人文字,他下筆格外精準,幾無贅字,辭彙用語精練,絕無大陸「解放」後常見、辭溢乎情的灑狗血習氣,純然堂堂正正的中文。…<繼續閱讀>

瑣細繁花──金宇澄

  時間多麼緩慢,炎熱的夏天,老編輯在作家協會大廳的角落鋪席午休,302房間壁櫥,發現一架30年代華生老電扇,標有1950年代公家印記,打開最低一檔開關,稿紙亂飛,幾乎就是狂風。不知有多少次,我用壁櫥裡一套理髮工具為同事理髮,有幾次王安憶走進來說,金宇澄,幫我剪一下頭髮好伐。<繼續閱讀>

細節無法人造,細節是寫作發動機:柯裕棻專訪金宇澄

  書中所描寫的確實是荒涼蒼白的時代。當時每個人的衣服都一樣,物質十分匱乏。也因為如此,一切細碎的發現,都彌足珍貴,也就是蒼白的時代,記憶會更豐富,當你不斷地返回指認那個時代遺落的記憶,都歷歷在目。<繼續閱讀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