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購物車是空的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{{ item.unit_point }} 點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
《風景─昨日的‧今日的》雷驤老師畫展暨新書發表會

以電影《返校》主題曲獲金馬獎的創作歌手雷光夏將於1月27日(週三)下午在父親雷驤的《風景─昨日的,今日的》畫展揭幕暨新書發表會上演出。 雷驤畫展暨新書發表會原定於2021台北國際書展舉行,因書展取消,改於台北市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辦。 雷光夏父親雷驤是台灣藝術界卓有聲望的全方位創作者,兼有作家、畫家、攝影家、導演等多重身份,作品豐富多元,曾出版著作三十餘部,攝製的電視紀錄片如《映象之旅》、《作家身影》等系列,均已成時代經典。多次榮獲出版金鼎獎、插畫金爵獎與電視金鐘獎等各領域最高榮譽,2018年更獲頒台北文化獎。 原定於2021台北國際書展出版的《風景─昨日的,今日的》,是雷驤出版的第三十六部作品,打破文字與圖像、虛構與寫實,跨越時間、空間與素材界線,以獨特創新的裝幀工法與迥異過往的強烈風格,展現內斂優雅精湛的極致美學,記錄一路行來的人生風景。 出版雷驤本部作品《風景─昨日的,今日的》的東美文化公司,配合新書問世,籌辦雷驤畫展,展出雷驤近期新作,期讓讀者更加認識雷驤透過文字與圖像交織建構的藝術世界。   ▋ 新書發表會活動資訊 時間:1月27日(週三) 14:30 開始 地點:紀州庵文學森林 大廣間 講者:雷驤 X 雷光夏 新書預購 https://pse.is/3b3v4y   ▋《風景─昨日的,今日的》畫展資訊 畫展展期:1月27日(週三)至2月3日(週三) 新書發表:1月27日(週三) 14:30 ─ 17:00 地點:台北市紀州庵文學森林古蹟大廣間       (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,捷運古亭站2號出口步行約10分鐘)   ▋ 注意事項 場地為古蹟,入內須著襪。 現場將提供酒精消毒手部,並實行量測體溫,無佩戴口罩與體溫超過37.5者恕無法入場。 活動如有未盡事宜,或有任何變更或修改,則依活動網站公告為主,恕不另行通知   #東美官網限定​ 1/15至2/28期間​ 凡於東美官網訂購雷驤《風景-昨日的,今日的》享9折優惠,並附贈限量獨家雷驤〈魚拓〉藏書票(送完為止)。​ ​ 凡購買雷驤《風景-昨日的,今日的》享獨家〈魚拓〉提袋加購價優惠。​ 手刀搶購 https://pse.is/3b3v4y ​ #東美官網限定​ 1/15至2/28期間​ 凡於東美官網訂購雷驤《風景-昨日的,今日的》享9折優惠,並附贈限量獨家雷驤〈魚拓〉藏書票(送完為止)。​ ​ 凡購買雷驤《風景-昨日的,今日的》享獨家〈魚拓〉提袋加購價優惠。​ 手刀搶購 https://pse.is/3b3v4y  
2021-01-22

雷驤‧昨日的風景──2020東美文化線上名家特展

    (#點擊進入雷驤.昨日的風景線上展)   你還是否記得,生活中的一幕幕景? 一瞬間的定格,你用心記住了嗎? 雷驤老師總對著學生說: 「創作,不要用腦袋」 要用眼睛──去看見生活中不一樣的景 要用心──去感受那些當下風景的生命​   東美文化深耕文化傳承,致力藝術數位典藏計畫,將於2020年8月3日至9月3日舉辦「雷驤.昨日的風景──2020東美文化線上名家特展」,展出藝術家雷驤百餘幅彩墨與速寫作品,並同步提供預約現場賞畫。     ※自成一隅風景 集作家、畫家、紀錄片導演於一身的雷驤老師,跨界文學、美術與電影,為備受文化界推崇的全方位創作家,曾獲出版金鼎獎、插畫金爵獎與電視金鐘獎等各領域最高榮譽,2018年更獲台北文化獎殊榮。 雷驤老師創作多元,文字、繪畫、影像作品豐富,迄今出版三十餘部作品,總字數逾三百萬字;而攝製的電視紀錄片,如《映象之旅》、《作家身影》等,更已成為時代經典。     在繪畫藝術方面,雷驤老師以速寫、彩墨、插畫、版畫等多種不同素材,呈現不拘一格,卻又風格獨具的人生風景。無論是市井生活、行旅見聞、人物素描或靜物寫意,都化剎那為永恆,凝練成一幅幅人間故事。 雷驤老師昨日的風景,是這些一幅幅數十年的創作精華,人的時間在走,風景會逝去,畫作也會隨著歲月斑駁。​   ※典藏不朽精神 此次在東美文化官網舉行的「雷驤‧昨日的風景──2020東美文化線上特展」,共有彩墨63幅,速寫97幅,題材包括人體、靜物、行旅風景等,首次嘗試以線上數位畫展的方式呈現,同時具有數位典藏之精神,以及期盼雷驤老師的創作能與更多人相遇,不受時空的限制。除了展示館藏畫作,於此次畫展中,亦釋出部分畫作提供購藏。     ​※歡迎預約賞畫​ 🔹開放來電預約:(02)2365-7977 楊小姐​ 🔹提供預約時段:8/3至9/3,平日周一至周五,14:00-18:00。​ 🔹地點:台北市中正區水源路93號四樓(於東美文化公司展間內)。​   *溫馨提醒:由於場地限制與防疫考量,為維持每位訪客能獲得最好的賞畫環境與氛圍,所以每個預約時段可能會有人數限制。​    
2020-08-03

《關鍵評論》金宇澄《繁花》選摘:蟋蟀再勇敢,鬥到最後還是要死的,人也一樣

感謝關鍵評論提供:金宇澄《繁花》小說選摘:蟋蟀再勇敢,鬥到最後還是要死的,人也一樣   《繁花》,金宇澄著,東美出版   繁花就像星星點點生命力特強的一朵朵小花,好比樹上閃爍小燈,這個亮起那個暗下,是這種味道。──金宇澄   1961年上海郊區學生在學校唱歌的模樣|Photo Credit: Photo Credit: AP/達志影像   壹   阿寶十歲,鄰居蓓蒂六歲。兩個人從假三層爬上屋頂,瓦片溫熱,眼裡是半個盧灣區,前面香山路,東面復興公園,東面偏北,看見祖父獨幢洋房一角,西面後方,皋蘭路尼古拉斯東正教堂,三十年代俄僑建立,據說是紀念蘇維埃處決的沙皇,尼古拉二世,打雷閃電階段,陰森可懼,太陽底下,比較養眼。蓓蒂拉緊阿寶,小身體靠緊,頭髮飛舞。東南風一勁,聽見黃浦江船鳴,圓號寬廣的嗡嗡聲,撫慰少年人胸懷。阿寶對蓓蒂說,乖囡,下去吧,紹興阿婆講了,不許爬屋頂。蓓蒂拉緊阿寶說,讓我再看看呀,紹興阿婆最壞。阿寶說,嗯。蓓蒂說,我乖吧。阿寶摸摸蓓蒂的頭說,下去吧,去彈琴。蓓蒂說,曉得了。這一段對話,是阿寶永遠的記憶。   此地,是阿寶父母解放前就租的房子,蓓蒂住底樓,同樣是三間,大間擺鋼琴。幫傭的紹興阿婆,吃長素,葷菜燒得好,油鑊前面,不試鹹淡。阿婆喜歡蓓蒂。每次蓓蒂不開心。阿婆就說,我來講故事。蓓蒂說,不要聽,不要聽。阿婆說,比如老早底,有一個大老爺。蓓蒂說,又是大老爺。阿婆說,大老爺一不當心,壞人就來了,偷了大老爺的心,大老爺根本不曉得,到市面上蕩馬路,看見一個老女人賣菜。蓓蒂笑笑,接著說,大老爺停下來就問了,有啥小菜呀。老女人講,老爺,此地樣樣式式,全部有。阿婆接著說,大老爺問,這是啥菜呢。老女人講,無心菜。大老爺講,菜無心,哪裡會活,纏七纏八。老女人講,老爺是壽頭,菜無心,可以活,人無心,馬上就死。老爺一聽,胸口忽然痛了,七孔流血,當場翹了辮子。蓓蒂捂耳朵說,曉得了,我聽過了。阿婆說,乖囡,為啥樣樣東西,要摜進抽水馬桶裡。蓓蒂不響。阿婆說,洋娃娃,是媽媽買的,摜進馬桶,「米田共」(糞)就翻出來。蓓蒂不響。阿婆說,鋼琴彈得好,其他事體也要好,要有良心。蓓蒂不響。 瓦片溫熱,黃浦江船鳴     吃過夜飯,蓓蒂的琴聲傳到樓上。有時,琴聲停了,聽到蓓蒂哭。阿寶娘說,底樓的鄉老太,脾氣真不好。阿寶爸爸說,不要再講鄉下,城裡,剝削階級思想。阿寶娘說,小姑娘,自小要有好習慣,尤其上海。阿寶爸爸不響。阿寶娘說,紹興阿婆哪裡懂呢,裡外粗細一道做。阿寶爸爸說,舊社會,樓上貼身丫鬟,樓下大腳娘姨。阿寶娘不響。阿寶爸爸說,少講舊社會事體。蓓蒂的爸爸,某日從研究所帶回一隻兔子。蓓蒂高興,紹興阿婆不高興,因為供應緊張,小菜越來越難買,阿婆不讓兔子進房間,只許小花園裡吃野草。禮拜天,蓓蒂抽了籃裡的菜葉,讓兔子吃。蓓蒂對兔子說,小兔快點吃,快點吃,阿婆要來了。兔子通神,吃得快。每次阿婆趕過來,已經吃光了。後來,兔子在泥裡挖了一個洞,蓓蒂捧了雞毛菜,擺到洞口說,小兔快點吃,阿婆快來了。一天阿婆衝過來說,蓓蒂呀蓓蒂呀,每天小菜多少,阿婆有數的。阿婆搶過菜葉,拖蓓蒂進廚房,蓓蒂就哭了,只吃飯,菜撥到阿婆碗裡。阿婆說,吃了菜,小牙齒就白。蓓蒂說,不要白。阿婆不響,吃了菜梗,菜葉子撳到蓓蒂碗裡,蓓蒂仍舊哭。阿婆說,等阿婆挺屍了,再哭喪,快吃。蓓蒂一面哭一面吃。阿寶說,蓓蒂,阿婆也是兔子。蓓蒂說,啥。阿寶說,阿婆跟兔子一樣,吃素。蓓蒂說,阿婆壞。阿婆說,我就歡喜蓓蒂。     蓓蒂說,昨天,阿婆吃的菜包子,是姆媽買的,後來,阿婆就去挖喉嚨,全部挖出來了。阿婆說,是呀是呀,我年紀大了,鼻頭不靈,吃下去覺得,餡子有葷油,真是難為情。蓓蒂說,我開心得要命。阿婆說,乖囡呀,我已經不派用場了,馬上要死了。蓓蒂說,阿婆為啥吃素呢。阿婆說,當時我養了小囡,算命先生講,命盤相尅,阿婆屬虎,小囡屬龍,要鬥煞的,阿婆從此茹素了,積德,想不到,小囡還是死了。阿寶摸摸蓓蒂的頭。阿婆說,唉,素菜也害人呀,當年,比干大官人,騎一匹高頭白馬,奔進小菜場,兜了幾圈。蓓蒂笑笑。阿婆說,見一個老媽媽賣菜,大官人講,老媽媽,有啥菜呢。老媽媽講,天下兩樣小菜,無心菜,有心菜。大官人笑笑。老媽媽講,我做小菜生意,捲心菜叫「閉葉」,白菜叫「裹心」,叫「常青」,芹菜嘛,俗稱「水浸花」。大官人拉緊韁繩,悶聲不響。   老媽媽講,豆苗,草頭,紫角葉,算無心菜。大官人講,從來沒聽到過。老媽媽講,有一種菜,叫空心菜,就是蕹菜,曉得吧。大官人不響。老媽媽講,這匹高頭大白馬,蹄子比飯碗大,問馬馬要吃啥菜呢。大官人拍拍白馬說,對呀,想吃啥呢。蓓蒂此刻接著說,馬馬吃胡蘿蔔,吃雞毛菜。阿婆笑笑,手裡揀菜,廚房煤氣灶旁,黑白馬賽克地上,有半籃子彌陀芥菜,阿婆預備做紅燒烤菜。阿寶說,彌陀芥菜,算不算無心菜。阿婆笑笑說,比干大官人,一聽「彌陀芥菜」四個字,捂緊心口,口吐鮮血,血滴到白馬背上,人忽然跌了下來,斷氣哉。蓓蒂說,小兔也要斷氣了。阿婆說,是呀是呀。蓓蒂說,花園裡,野草已經吃光了。阿婆抱緊蓓蒂說,乖囡,顧不到兔子了,人只能顧自家了,要自家吃。蓓蒂哭了起來。阿婆不響。附近,聽不到一部汽車來往。阿婆拍拍蓓蒂說,菜秧一樣的小人呀,眼看一點點長大了,乖囡,乖,眼睛閉緊。蓓蒂不響,眼睛閉緊。   阿婆說,老早底,有一個大老爺,真名叫公冶長,是懶惰人,一點事體不會做,只懂鳥叫,有一天,一隻仙鶴跳到綠松樹上,對大老爺講,公冶長,公冶長。大老爺走到門口問,啥事體。仙鶴講,南山頂上有隻羊,儂吃肉,我吃腸。大老爺高興了,爬到南山上面,吃了幾碗羊肉,一點不讓仙鶴吃。有天,一隻叫天子跳到蘆葦上講,公冶長,公冶長。大老爺走到門口問,嘰嘰喳喳,有啥事體。叫天子講,北山頂上有隻羊,儂吃肉,我吃腸。大老爺滿高興,跑到北山上面,拎回半爿羊肉,一點不讓叫天子吃。有一天,有一天,紹興阿婆一面講,一面拍,蓓蒂不動了,小手滑落下來。思南路一點聲音也聽不見了。阿婆講第五個回合,一隻鳳凰跳到梧桐樹上面,蓓蒂已經睏了。阿婆講故事,習慣輪番講下去,講得阿寶不知不覺,身體變輕,時間變慢。 貳   滬生家的地點,是茂名路洋房,父母是空軍幹部,積極響應社會新生事物——民辦小學,為滬生報了名,因此滬生小學六年上課地點,分布於復興中路的統間,瑞金路石庫門客堂,茂名南路洋房客廳,長樂路廂房,長樂邨居委會倉庫,南昌路某弄洋房汽車間,中國乒乓搖籃,巨鹿路第一小學對面老式弄堂的後間。這個範圍,接近阿寶的活動地盤,但兩人並不認得。每個學期,滬生轉幾個課堂地點,換幾個老師上語文算術課,習慣進出大小弄堂,做體操,跑步。     五十年代就學高峰,上海婦女粗通文墨,會寫粉筆字,喜歡唱唱跳跳,彈風琴,即可擔任民辦教師,少奶奶,老阿姨,張太太,李太太,大阿嫂,小姆媽,積極支援教育,包括讓出私房辦教育。有一位張老師,一直是花旗袍打扮,前襟掖一條花色手絹,渾身香,這是瑞金路女房東,讓出自家客堂間上課,每到陰天,捨不得開電燈,房間暗極,天井內外,有人生煤爐,蒲扇啪嗒啪嗒,樓板滴水,有三個座位,允許撐傘,像張樂平的三毛讀書圖。滬生不奇怪,以為小學應該如此。通常上到第三節課,灶間飄來飯菜的油鑊氣,張老師放了粉筆,扭出課堂,跟隔壁的娘姨聊天,經常拈一塊油煎帶魚,或是重油五香素雞,轉進來,邊吃邊教。表現不好的同學,留下來跟張老師回去,也就是轉進後廂房,寫字。 憑回憶者口述所畫,1960-2000年上海盧灣區局部(含租界部分路名及其他)。2011年,盧灣區已被黃浦區合併,此名已成歷史。     一次滬生寫到天暗,張老師已忘記,等到發覺,進來一拎滬生耳朵說,喂,先轉去吃飯吧,以後上課要乖,聽見吧。一次是黃梅天,滬生跟進後廂房去,張老師脫剩小背心,三角褲,抽出一把團扇,渾身上下扇一氣。男同學講,張老師的汗毛,特別密。一個女同學講,天氣太熱了,寫了幾個生字,張老師端進來一盆水,立到我旁邊揩身,張老師講,看啥看啥,快寫呀。兩年級階段,滬生轉到長樂路老式弄堂裡讀書,一次跟徐老師回去,罰寫字。徐老師進房間,先換衣裳,開大櫥,梳頭,照鏡子,聽無線電,吃話梅,之後,剪腳趾甲。滬生寫到了黃昏,徐老師從隔壁進來,看滬生寫。滬生抬頭,看見徐老師旁邊有個男人,貼得近,也伸頭來看。徐老師已脫了眼鏡,香氣四溢,春縐桃玉睏衣,搨了唇膏,皮膚粉嫩,換了一副面孔。     徐老師摸摸滬生的頭說,回去吧,穿馬路當心。滬生關了鉛筆盒子,拖過書包說,徐老師再會。講了這句,見男人伸手過來,朝徐老師的屁股捏了一記。徐老師一嗲,一扭說,做啥啦,當我學生子的面,好好教呀。滬生記得,只有家住蘭心大戲院(藝術劇場)售票處對弄堂的王老師,永遠是樸素人民裝,回家仍舊如此,襯衫雪白,端端正正坐到滬生對面,看滬生一筆一畫做題目,倒一杯冷開水。王老師說,現在不做功課,將來不可以參加革命工作,好小囡,不要做逃兵。     三年級上學期,滬生到茂名南路上課,獨立別墅大廳,洋式鹿角枝型大吊燈。宋老師是上海人,但剛從北方來。一次放學,宋老師拖了滬生,朝南昌路走,經瑞金路,到思南路轉彎。宋老師說,班裡同學叫滬生「膩先生」,是啥意思。滬生不響。宋老師說,講呀。滬生說,不曉得。宋老師說,上海人的稱呼,老師真搞不懂。滬生說,鬥敗的蟋蟀,上海人叫「膩先生」。宋老師不響。滬生說,第二次再鬥,一般也是輸的。宋老師說,這意思就是,滬生同學,不想再奮鬥了。滬生說,是的。宋老師說,太難聽了。滬生說,是黃老師取的。宋老師說,黃老師的爸爸,每年養這種小蟲,專門賭博,據說派出所已經掛號了。滬生不響。宋老師說,隨隨便便,跟同學取綽號,真不應該。     滬生說,不要緊的。宋老師說,滬生同學,也就心甘情願,做失敗膽小的小蟲了。滬生說,是的。宋老師說,不覺得難為情。滬生說,是的。宋老師說,我覺得難為情。滬生說,不要緊的。宋老師說,考試開紅燈,逃學,心裡一點不難過。滬生不響。宋老師說,不要怕失敗,要勇敢。滬生不響。宋老師說,答應老師呀。滬生不響。宋老師說,講呀。滬生說,蟋蟀再勇敢,牙齒再尖,鬥到最後,還是輸的,要死的,人也是一樣。宋老師歎氣說,小傢伙,小小年紀,厲害的,想氣煞老師,對不對。宋老師一拖滬生說,要認真做功課,聽到吧。滬生說,嗯。此刻,兩人再不開腔,轉到思南路,綠蔭籠罩,行人稀少,風也涼爽。然後,迎面見到了阿寶與蓓蒂,這是三人首次見面。     當時阿寶六年級,蓓蒂讀小學一年級。阿寶招呼宋老師說,親孃孃。宋老師說,下課了。阿寶點頭介紹說,這是我鄰居蓓蒂。宋老師說,跟我去思南路,去看爺爺。阿寶說,我不去了。宋老師說,坐坐就走嘛。阿寶不響。宋老師說,這是我學生滬生。宋老師拉拉滬生,兩人相看一眼,走進思南路一幢三開間大宅,汽車間停一部黑奧斯丁轎車。這幢房子三代同堂,住了阿寶的祖父及叔伯兩家,新搬來的孃孃,就是宋老師,隨丈夫黃和理調回上海,暫居二樓房間。大家進客廳。樓梯上三四個少年男女,冷冷看下來,目光警惕,一言不發。阿寶與祖父聊了幾句。蓓蒂對滬生說,我喜歡蝴蝶,滬生喜歡啥。滬生說,我嘛,我想不出來。隨後,宋老師拉了滬生,到花園旁的工人房,裡面有八仙桌,凳子。滬生開始寫字。過不多久,阿寶與蓓蒂進來。蓓蒂說,滬生喜歡啥。滬生說,喜歡寫字。蓓蒂輕聲說,我討厭寫字。阿寶說,宋老師會不會上課呀。滬生不響。蓓蒂說,我叫蓓蒂,我討厭做算術。滬生笑笑。     幾個月後的一天,滬生路遇阿寶與蓓蒂,三人才算正式交往。阿寶喜歡看電影,蓓蒂喜歡收集電影說明書,滬生不怕排隊。有天早上,滬生去買票,國泰電影院預售新片《摩雅傣》,隊伍延伸到錦江飯店一側過街走廊。滬生手拿蠟紙包裝的雞蛋方麵包,排到一個同齡學生後面。此人叫小毛,肩膀結實,低頭看一本《彭公案》。滬生搭訕說,幾點開始賣。小毛說,現在幾點鐘。滬生不響。有手錶的人不多,滬生離開隊伍,到前面問了鐘頭,回來說,七點三刻。小毛說,這種電影,只有女人歡喜。滬生說,每人限買四張。小毛說,我買兩張。滬生說,我買六張,缺兩張。小毛不響。     過街長廊全部是人,滬生無聊。小毛此刻轉過身來,指書中一段讓滬生看,是繁體字,樸刀李俊,滾了馬石賓,泥金剛賈信,悶棍手方回,滿天飛江立,就地滾江順,快斧子黑雄,搖頭獅子張丙,一盞燈胡沖。滬生說,這像《水滸》。小毛說,古代人,遍地豪傑。滬生說,比較囉嗦,正規大將軍打仗,旗幟上簡單一個字,曹操是「曹」,關公是「關」。兩人攀談幾句,互通姓名,就算認得。隊伍動起來,小毛捲了書,塞進褲袋說,我買兩張夠了。滬生說,另外兩張代我買。小毛答應。兩人吃了麵包,買到票,一同朝北,走到長樂路十字路口,也就分手。     路對面,是幾十年以後的高檔鋪面,迪生商廈,此刻,只是一間水泥立體停車庫,一部「友誼牌」淡藍色大客車,從車庫開出。滬生說,專門接待高級外賓,全上海兩部。兩人立定欣賞。小毛家住滬西大自鳴鐘,滬生已隨父母,搬到石門路拉德公寓,雙方互留地址,告別。滬生買了六張票,父母,哥哥滬民共三張,另三張,準備與阿寶,蓓蒂去看。滬生招招手,走過蘭心大戲院大幅《第十二夜》話劇海報,朝北離開。 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王家衛即將改編電影,為繼《花樣年華》、《2046》後的第三部曲 2019全新修訂,極致典藏布面精裝本 收錄金宇澄繁體版新序,柯裕棻專訪,全新精彩人物關係圖 金宇澄親繪插畫二十幅 一座城,兩個男人,三段童年,四個十年,還有說不盡的市井故事。 九○年代,生意人的上海。律師滬生與妻子白萍有名無實,兩人結婚後白萍便想盡辦法轉往國外,不願再回家來。法律夜校同學梅瑞先是與滬生交往,後來勾搭上他的好友「寶總」阿寶,但阿寶心裡始終有一個女孩的影子。 商場上,精明的女人盯著成功的男人,特別是寂寞的男人。而寂寞的男人背後,都有過一個特別的女人。他們的故事──關於一座城的故事──要遠從滬生、阿寶與小毛三人結識的童年,六○年代的上海說起,那其中充滿各種美麗的、迷人的、身不由己的、充滿慾望的女人,女人的身體,渴望女人的男人與渴望男人的女人;街坊、八卦、流言、背叛、傳說、英雄事蹟、失望與希望、眼淚,與一場改變所有人的革命。      
2020-06-09

《BEAUTiMODE》一條前往神宮參拜的道路,為何成為精品名牌街?你可能不知道的東京潮人地圖物語

感謝BEAUTiMODE提供:一條前往神宮參拜的道路,為何成為精品名牌街?你可能不知道的東京潮人地圖物語 《原來如此!日本名勝景點趣聞物語》,李仁毅著,東美出版     表參道(Omotesandō) 映照明治神宮的太陽之道,感受人世無常的落葉櫸樹   圖片來源:表參道維基百科   在原宿車站旁連接神宮橋的筆直大道,就是匯聚世界名牌精品、鼎鼎大名的表參道。表參道在1919年開始動工,並與明治神宮同步在1920年完工,這條道路有著特別的角度設計,好讓冬至這一天的日出,能夠完美地從道路中央筆直射向明治神宮,使表參道成為「太陽之道」。   事實上,所有通往神社或是寺院的道路都被稱為參道,也就是「信徒參拜的道路」之意,像淺草寺的表參道,就是知名的仲見世商店街,因此日本各地的神社寺院都有參道,只是明治神宮的表參道是其中最大最有名的。   在參道行走時得要注意,參道正中央是專門留給神明走的,還有個專有名詞叫做「正中」,所以我們要靠參道左右邊走才有禮貌。此外大家或許也會很好奇,除了表參道之外,還有沒有裏參道?答案是有的。通往神宮寺院的道路通常不會只有一條,其中正對門口、或是最大最熱鬧的街道,就叫做表參道,與表參道相對的裏側另一條街道,即稱作裏參道。明治神宮原本也有一條專供馬車行走的裏參道,但在戰後已經變成高速公路的一部分。   在1921年時,表參道二旁總共種植了二百棵櫸樹,之所以選擇這種落葉樹、而非長青樹的原因,是希望透過櫸樹春夏萌芽繁茂、秋冬落葉枯枝的四季變化,讓參拜者感受到人世間的無常,進而產生對神明的敬畏之心。在二戰末期的東京大空襲中,表參道一帶受創慘重,但仍有13顆櫸樹未被燒毀,並有11棵存活至今。     那麼,一條前往神宮參拜的道路,怎麼會變成日本的頂級時尚中心?結果還是跟戰爭有關。表參道一帶原本是很清淨的地方,二戰結束後大批美軍進駐日本,但他們要住在哪裡呢?美國空軍選擇緊鄰明治神宮的陸軍代代木練兵場,在1946年建立名為華盛頓高地(Washington Heights)的官兵宿舍,開始帶動專做美軍生意的商家進駐表參道,日本人若想要購買當時極難入手的舶來品,也會跑來表參道。   1964年東京奧運舉辦前,美國將華盛頓高地歸還日本以建設選手村,當時的表參道早已商業興盛,洋溢滿滿異國氛圍,吸引許多年輕人前來,不少當代創意新銳與演員文青,紛紛以表參道作為據點,專門蓋給外國人住的超高級公寓建築、各路名牌精品也陸續出現,我們現在所熟悉的時尚流行表參道就在1970年代成形。   最後讓我們將時光回推到大正時代。關東大地震後,有感於木造建築脆弱易燃,1926年財團法人「同潤會」在表參道興建了日本第一棟現代化鋼筋水泥式集合住宅,名為「同潤會青山公寓」。這棟公寓挺過二戰戰火,卻逃不過歲月摧殘,最終在2003年拆除,原址則在2006年建成表參道的新地標:表參道Hills。         原宿與竹下通(Harajuku & Takeshita Dōri) 次文化的大本營,來自熊貓與花朵的雜誌名 圖片來源:原宿維基百科   從明治神宮最南邊的表參道口走出來,經過神宮橋後左轉,我們會看到原宿車站,再過去一點就是竹下通,在此我們先來看看原宿這個地名是怎麼來的。早在鎌倉幕府時代,就已經有原宿的地名,我們之前談到江戶幕府所建立的五街道,在鎌倉時代也有同樣的道路建設,讓鎌倉能連接到各地,這些道路被稱為鎌倉街道,而原宿就是鎌倉街道沿路的宿場之一。   所謂的宿場,發源於快馬接力傳信的驛站,後來也成為官差與一般旅人在旅途上的中繼休息站,原宿這個宿場因其周遭皆為原野(千駄原),才取名叫做原宿。有趣的是這個沿用千年的地名,卻在1965年重編行政區時消失了,現在原宿只出現在車站的名稱上,並泛指車站附近的區域,但是在地址上是找不到原宿的喔。   原宿車站最初建於1906年,之後在大正時代1924年於現址建成了第二代車站,充滿英式木造建築風格。二戰末期的東京大空襲,把原宿一帶化為焦土,原宿車站也挨了直接命中的燒夷彈,但神奇地卻是未爆彈,讓原宿車站得以僥倖逃過被焚毀的命運,而留存近百年直到令和時代,成為東京都最古老的木造車站,但可惜因建材老朽且不符防火規範,這棟優美的車站在2020年東京奧運後拆除,並於鄰近處以現代建材重建,但樣貌已無法完全復原。   原宿與表參道原本就是同一個區域,因此二者也是同步發展,在美軍駐紮多年後,1960年代開始出現深受美國文化影響的「原宿族」青少年,他們身著時髦服裝,徹夜開著跑車在筆直的表參道呼嘯狂飆,在1960年代後半,追逐這些年輕消費者的流行服裝店、飾品店與咖啡廳也開始紛紛進駐原宿。   1970年創刊的《安安》(an.an)以及1971年創刊的《儂儂》(non-no)二本流行雜誌,經常在原宿為模特兒取景拍照,大大強化原宿在日本青少年流行文化中的地位,《安安》雜誌的名稱,是來自當時莫斯科動物園所飼養的熊貓名字,《儂儂》雜誌名稱則來自日本北海道原住民愛奴族語「花」的發音。   1978年流行時尚中心「La foret原宿」百貨開幕,這名稱來自森林Te Forest的法文,同一年開始營業的,還有位於竹下通的服飾店「竹之子」。竹之子的服裝設計大膽前衛,很對年輕人的胃口,因此在1980年代前半,開始出現成千上百的年輕人於星期天穿著誇張服裝,用卡匣收音機播放音樂,就在原宿的街頭跳舞,這些年輕人被稱為竹之子族,自此帶動全長僅350公尺的竹下通迅速發展。   雖然竹之子族風潮沒幾年就消失了,但之後仍以獨立樂團、視覺系、卡哇依系、歌德蘿莉系、Cosplay系等多種形態持續留存到今天,現在的原宿依然大大張開雙臂,熱情歡迎所有年輕人在此盡情發現自我、展現自我。       澀谷(Shibuya) 三千人穿越的路口,辣妹群聚的一○九 圖片來源:GO TOKYO   澀谷地名的由來眾說紛紜,我就挑個好玩的講吧。距今約一千年前的平安時代末期,勢力龐大的平氏家族其中一人:平將恒,在武藏國秩父郡(日本埼玉縣)落腳,人稱秩父平氏。平將恒的子孫基家因戰功被賜姓河崎,同時賜予武藏國谷盛庄之地(即今天澀谷所在),之後基家之子河崎重家在京城捕獲盜賊「澀谷權介盛國」,堀河天皇大表讚賞並賜姓為澀谷,澀谷重家即在谷盛庄建造澀谷城,這就是澀谷的由來。對了,平將恒還有個子孫叫秩父重繼,他就是帶動江戶建設的江戶四郎。   澀谷從江戶時代就一直很繁榮,進入明治時代的1885年3月1日,日本鐵道澀谷車站開張,只是當天一個乘客也沒有,但很快地許多鐵道也陸續連接澀谷車站,使澀谷車站成為東京的交通要點之一,帶來許多人潮,商機,以及特種行業(延續至今演變成賓館街),1934年還出現該區第一家大型百貨公司:東橫百貨店。   二戰末期的東京大轟炸,讓澀谷受創甚深,澀谷只好打掉重練、重新再來,最先出現的是黑市攤販,之後東急與西武二大集團先後投入資源大舉建設,集團下的百貨公司陸續進駐相互競爭,讓澀谷逐步呈現出今日的樣貌。在二戰後到1970年代前,東京的年輕人大多都往新宿跑,但自1970年代起,年輕人開始在澀谷聚集,而改變年輕消費者趨勢的源頭,就是1973年開幕的澀PARCO。   1969年在池袋開出第一家店的PARCO,隸屬於西武集團,PARCO是「公園」的義大利文,寓意這兒是個讓人們共享時間與空間,輕鬆玩樂放鬆的場所。澀谷PARCO不只是個單純的百貨賣場,大樓中還有劇場、美術館、電視台攝影棚與廣播電台,因此這兒不僅有青少年喜愛的服飾百貨,同時也是青少年文化的發聲地。順帶一提,PARCO在1977年至1992年間,也曾以新光巴而可百貨之名在台北市展店。   既然講到西武集團的PARCO,就一定得提另一棟東急集團的建築,也是澀谷最醒目的地標:109百貨。109百貨於1979年開幕,這麼特殊的命名,來自於日文念法中的10與「東」同音,9與「急」同音,109就是東急的諧音,此外也有營業時間從早上10點到晚上9點之意。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初期,在109百貨一帶出現許多白髮黑臉白眼影白嘴唇、驚世駭俗的109辣妹,其由來據說是要模仿當紅偶像安室奈美惠,但也有人認為這根本就是日本傳說中的山怪鬼阿婆。   最後來談最為醒目的澀谷名物,同時也是全世界最有名、穿越人數最多的十字路口:澀谷十字路口。這個十字路口從1973年起開始設置行人專用時相,也就是會有號誌禁止所有車輛穿越,只有行人能夠通行,而澀谷十字路口在每一次2分鐘的行人專用時相裡,大批人群會從四面八方如洪水般湧出同時穿越十字路口,人數可達三千人以上,這壯觀的景象也成為繁華東京的經典象徵。
2020-06-09